第一幕

  我正在一个老旧的旅馆内,从房间出来,准备出去。坐上了电梯,另一个女人(代称S)也跟了上来,我按了电梯的1。

  到了1楼,电梯门开了,但是电梯并没有停下来,直接下降到了电梯井的最低端。我和S面面相觑,都有些紧张,我对她说:“不要急,现在只能等人来救我们”。S没有说话。

  我仔细地回忆着经历的一切,突然发现S是导致电梯下降的凶手,她的目的是什么?我直接点破了这一点,并且在S身后找到了控制电梯下降的装置。

  S似乎很惊讶,她并没有说什么,从我身后的一扇暗门出去了。我于是也跟着出去。外面却是一个装修豪华的单间,里面有一个中年男人,忘记说了什么,但是大概意思是要招揽我进入他们的组织。我并不打算加入他们,毕竟通过在电梯里设下陷阱来胁迫我,看起来就不算友善。

  我回到了电梯井。

  第二幕

  我有了一个四人小队,我是队长,我们正在回到组织总部的大楼。在路上,一名队员背叛了我们,刺杀失败准备外逃。我们抓住了他,准备回去之后上交组织。到了总部大楼,另外两名队员居然也叛变了,我顿时陷入了被动。在一个会议室内,我最终被迷烟迷晕了过去。隐约间看到我的领导,我才知道,原来他们的目标一开始就是我。

  第三幕

  我在一个农村的房子里醒来,房间里有一张双人床,一个桌子,上面有一些生活用品。而我正趴在地上。我起来之后,搜索了一下房间,床底下也有一些生活用品。房子不知道哪里正在漏水。我从房子里出去,我看到一只巨大的蟒蛇,意识被送到了蟒蛇体内,强烈的感知反差让我再次晕了过去。

  听到一声水滴声,再次醒来时,我的身体变成了蟒蛇,视力变得很差。在一个类似于牢房的地方,原来在农村的房子里找到的一些生活用品却也在牢房的桌子上。

  牢房的墙体很厚,不知道哪里有光源,虽然幽暗但并不是完全黑暗。窗户什么也看不到,似乎是被人从外面封起来了。但是牢房没有门,在我打算出去的时候,又听到了一声水滴声。

  这水滴声直冲灵魂,让人感觉是从自己大脑里发出来的。我的精神高度紧绷,身体一动也不敢动。这时从牢房外面进来了一个人,他似乎知道我是人,他打算和我一起想办法出这个牢房。

  因为在暗处视力太差了根本看不清东西,我问他有没有红外感应器,当然是没有这种东西的。

  我们的牢房紧挨着,但是却被墙体封死了,没有办法去到别的地方,根本获取不到牢房的任何信息。他的房间里连窗户都没有。幸亏我牢房内有一些生活用品,我们可以勉强使用。

  我们讨论了很多出去的办法,挖洞是不现实的,牢房的混凝土墙体看上去就不好对付,而窗户也一样。我设想用体表的鳞片去摩擦墙体,但是看到混凝土墙体我还是放弃了这不切实际的想法。

  我们正在讨论越狱方法,又是一声直冲灵魂的水滴声,我抓住了这个水滴声的奇异频率,并且让他别说了,他说他也听到了水滴声。

  他出去了,发现他的牢房旁边,原来是墙体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新的牢房,牢房的囚犯同样支持我们的计划,而那里的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他们都对窗户外面很陌生。我去到了那个房间,往窗外看去。

  适应了一下窗外的光线,我看到了外面。红色的土地上方生长着一些稀稀拉拉的矮灌木,窗户右边有一条道路,而道路上有一些白色的看上去像配电箱的装置阵列。

  我想起了我以前集中训练的时候,在操场上看到的,远处有一栋红色的房子,房子右边有一条路,路的视线尽头有一些白色的看上去像配电箱的装置阵列。

  此时我十分惊讶和喜悦,因为我至少知道了我们所在的地点。

  正在思考是否告诉狱友们我知道这个地方的事情和如何越狱的事情。

我醒了。

禁止转载-由Citric Acid发表于Satechat

作者 Citric Acid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8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喵落落
成员
2022年5月26日 下午2:24

哇哦,梦就是如此精彩!

AER-xy13
成员
2022年5月25日 下午9:10

脑一下进入旅馆之前的小剧情:
黑色军用靴踏过潮湿地面,在长着青苔的木门前站定。
老旧的小旅馆和连续几天的磅礴大雨组合起来,似乎不必靠近就已经闻到了阵阵霉味,而这扇门里传来的不仅仅是霉味还混杂着极淡极淡的血腥味。
如果不是为了完成最后这一单任务,Citric绝不会选择在这个地方住一晚上,这味道对于嗅觉过于灵敏的人来讲真是一场酷刑。
“打起精神来。”他这样对自己说,看起来根本不像亡命之徒,反而更像是比较孩子气的普通人。
他谨慎地推开了这扇想象中会吱呀作响的木门,很谨慎——为了不让动静太大。
出乎意料的是,他所担心的事没有发生。木门简直就像是新按上的一样,门轴顺畅丝滑,不如说是过于丝滑了。
“简直就像是门自己打开了,我根本没有用力。”
他这样想着,常年游走于危险之中所锻炼出的直觉在预警,他没有进去。
那扇门静候许久,它的门板上渗出的水珠也越来越多。
终于,它似乎意识到猎物已经识破了自己的陷阱,于是慢吞吞地把自己闭合起来。
这一幕十分诡异,Citric联想到捕蝇草,他敢肯定这扇门是有生命的。
Citric杀人数不胜数,从不相信有鬼怪魂魄。但这个东西如果不是妖怪一类又该被算作什么?他不清楚。
他只知道曾经的任务自己都是捕猎者,而这一次显然他是被捕猎的那个。
怪不得没有人能完成最后的任务。
看着门一点点闭合,Citric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稍微大意一点自己也要步那些先辈的后尘了。
但就在那扇门合上的瞬间,一道肉粉色的影子从中弹出,直冲向Citric命门!
电光火石之间,Citric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AER-xy13
成员
2022年5月25日 下午8:20

先放个续写&补写的大纲:主角被组织A招揽——因为对方不友好举动拒绝——加入组织B成为小队队长——被队员背刺——回到组织——发现是组织B的阴谋——组织A救走达成合作——主角成立组织C——覆灭组织B——发现组织A有更深的阴谋——覆灭组织A

R3dp3a
成员
2022年5月25日 下午8:08

像是3个小故事

AER-xy13
成员
2022年5月25日 下午8:04

哇哦,好适合写成无限流文的梦!梦里好精彩!

8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zh_CN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