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我们今天要讲的故事,是关于一个人的,普通的人。
他可以很普通,也可以不普通。
他叫做段宇泽,来自首都旁边的直辖市,他的学习还好,是真的那种还好,倚仗着地区红利,考出了还算不错的成绩。但是难以考上本地的985,只得去了偏离家乡的211.
在大学的时候,他一开始过于对自己的能力保持乐观的态度,成绩是真的得过且过。
后来,他不再安于现状,想要改变自己,在网上看到了别人收到国外某学校的申请,他也对那个学校青睐有加。但是,现实无疑是沉重的,本就不好的成绩,还要学习那个国家的语言,还要考托福。自己的原本的成绩是肯定不行的,还要去重修,再加上两道语言关。
而他也不是什么意志坚强之人,摇摆踌躇了好久,不知道自己的抉择是否正确。经常因为自己的成绩虽然达到了学习的合格标准,但却和心仪学校的要求相去甚远而无数次的失眠,抽泣,失落,抑郁。
这期的曲折与彷徨,我们不再细表,只是,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心愿,考取了那个学校的修士,而且拿到了奖学金。
初来乍到的他显示出来了他眼中的那一份惶恐与不安,他谨记着前辈给他的教诲,保管好自己的财物与印章,减少与本国移民的接触,不参加邪教与非法集会……
慢慢的,他逐渐适应了在异国他乡的生活,感觉还好,就是有点物价高,而也快到了他要去学校报到的日子。
来到了他的导师的课题组,他被分到了其中的一个小组,他用不太熟练的他国口语和老师与同学交流着,尽量的拉近距离,尝试着融入进去。
他没有预料到的,是他要经历的一切。
他背着书包,来到了教室,安静地坐下,掏出来了课本,在那里预习着。
顷刻,一个女生走了过来,对他说道:“同学,你旁边有人吗?”没,怎么了?“我书没带,可以和你一起看看吗?”额,可以,我不介意。“谢谢你,”她笑道,“我们是一个课题组的,我叫宫千雅,是本国人,我记得你是留学生吧。”嗯,是的,我是从国外来的,我叫段宇泽。就来自邻国。““我对你们国家挺感兴趣的,了解一点你们国家的文化,会说一点你们国家的语言,而且两国的文字,也有很多相通之处。”“嗯,确实。”“那个,我想和你交个朋友,聊聊你们国家的历史文化,可以吗?”“好啊。”“那你加一下我的line,以后就可以在上面聊天了。”“好的。”
在课上,宫千雅好几处没有听懂,也向着段宇泽问询者,而段宇泽也觉得这个女生挺可爱的,不厌其烦的回答着。
下课了,宫千雅问道:“段宇泽,你现在有什么事情吗?”“没,怎么了,你有事情吗?”“我打算再去一次实验室,去那里再熟悉一下。”“嗯,可以呀,一起去吧。”
“感觉旁边那个课题组的人更受老师欢迎欸,你觉得呢。”“被你这么一说确实有点感觉了。”“那个学姐好像是负责人吧。”“嗯,看着确实像。”“过去看看?”“嗯。“
他们走了过去。
“你好,我叫段宇泽。“”你好,我叫宫千雅。“”额,你好,我叫安悦。你们是?“”我们是另一个项目组的。就想来认识一下。可以叫你安悦学姐吗?“”嗯,可以,我是我们小组的负责人。“说罢,安悦把手朝段宇泽伸了过来,而段宇泽也只好把手伸了过去,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而宫千雅,没有说什么。
“没想到男生的手也有这么细腻白净的,昂。“安悦笑着说到。”学姐,你握了好半天了。“段宇泽的脸红起来了。”不好意思,没想到你这么害羞,哈哈。“”学姐,没什么事情我们就先走了。“宫千雅说道。”嗯,再见。“安悦对段宇泽笑着说道。然而两个人仿佛做贼一样,从学姐眼前飞快地逃走了。
“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吧,我就认识你一个人。“”嗯。“段宇泽爽朗的答应道。”你喜欢吃什么,我不太清楚你的口味哎。“”额,不要太辣的就好了。“”那我们吃牛排饭好不好?“然而在看了一眼价格之后,段宇泽内心有点想要拒绝了,好贵呀,本来打算吃素食套餐好了。但是宫千雅看出来了他的窘境,说道:“你帮我占个座位先。”“好的。”当段宇泽找好了座位,便朝着宫千雅的方向打招呼,而宫千雅便端着两份牛排饭走了过来。“快点吃吧。”“好的,我钱转你一下。”“哎呀,没事的,就当是我请你的,吃完这碗饭,我们就是好朋友了。”“嗯,谢谢你。”“快点吃吧。”宫千雅笑着说到。
吃过饭后,段宇泽和宫千雅道了别,心里默念:1050元,唉,怎么还她好。算了,现在回去租房的地方还是有点早,去图书馆看看吧。
到了图书馆,段宇泽内心感叹道,到底是国立大学,是真的舍得花钱,图书馆比我之前的学校的办公楼都阔气。进去之后,扶着楼梯的扶手,踩着光鲜亮丽的红地毯,段宇泽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挑了一本书,在角落里安静的看着书。可能是刚才吃的太饱了,看了没一会,眼皮就开始打架,而他把书合上,放在桌子上,趴在桌子上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了一会儿的段宇泽渐渐地醒了过来,恍惚之间发现面前坐了一个人。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戴上了眼镜,发现竟然是之前遇见的安悦学姐。而她正在用手拿着书,但是却在看着自己并且笑着。
“啊啊,安悦学姐,你怎么在这里?“”怎么,你可以来图书馆看书,我就不行吗。“”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没事的,你不要太在意我,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额,好吧。“段宇泽面红耳赤的拿着书,但是心思完全不在书上。”你现在有什么事情吗?“”没,没有。“”那你陪我去挑几本书,老师给我们的相关资料太少了,一点都不够用。“”嗯,好的。“
“这本书,那本书,还有那一本也要。“”嗯,学姐,我帮你拿一下。“在递书的那一刹那,两个人的手碰在一起,与此同时,段宇泽的脸又红了起来。
“怎么了?“”没什么。““真的吗?”“真的。”“讲真的,你害羞起来的样子还蛮可爱的“”有吗?”“真的。”我们出去聊吧。“”哦,好。“
“你家是哪里的,学姐?“”我家之前就在首都,我们是一个国家的,但是现在我家里人基本上都搬过来了,可能以后不会回去了。“”我就在首都旁边的直辖市。也是过来留学的。“”那我们还挺有缘分的。你是一个人过来的吗?“”嗯,是的。“”没·女朋友吗?“”没,没有女朋友。“”眼光这么高啊?“”不是,还没有谈过了“”脸又红了,真可爱。“”额,学姐,我突然想起来家里有点事情,我先走了啊。“”哎,你等一下······~~·····跑的真快,不过,真有意思。“安悦笑着自言自语道。
回到了住处的段宇泽看了会书,摸摸自己的口袋,心里想道:看来还是要去做兼职。
换好了衣服的段宇泽在街上闲逛,毕竟自己以前没有做过体力活,也只能去做个简单的服务行业的普通工作。
不太熟悉路的他兜兜转转的又来到了学校附近,在此之前问了好几个餐馆,对方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工作经验,还有不太长的兼职时间,再加上看起来的瘦弱,没有几个店家对他有好脸色。
继续向前走着的他看到了一家锡兰多·悦的咖啡店,心里想到:再看看吧,实在不行就明天再说。推门而进,段宇泽慢慢的来到了吧台,问道:“这里还收兼职的学生吗?“
这时吧台里面的一个中年人没有抬头,从滑落的眼镜的上方直勾勾的盯着他,说道:“你是?“”你好,我是段宇泽,是来这里上学的留学生,打算来这里做兼职。“”那你能抽出来多少时间?“”可能不多,周六日吧。“”你再说一下,你叫什么?“”我叫段宇泽,这是我的证件。“说罢,他拿出来了证件给老板看着。老板没有说什么,转身去了后面,头也不回的说道,”你先等一下。“没有办法,段宇泽只能在外场乖乖的等着。
过了一会,那个中年男人慢吞吞的出来了,说道:“今天先熟悉一下,明天就来上班吧。”段宇泽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成了,本来就不打算抱什么希望,但是却被录用了。而他也在努力的学着,当然,刚来的他也只能接待顾客,清洗餐具。
在进行了几次兼职之后,段宇泽对于这些工作也开始驾轻就熟,和老板还有店员打成一片,一切似乎有点太过于顺利了。
这一天的天气不太好,天空阴沉沉的,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就开始下雨,这时,宫千雅走了进来,挑了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了下来,而段宇泽也走了过来,说道:“你好,请问你要点什么?”“哎,段宇泽,你怎么在这里?”“额,我在这里做兼职。””真的嘛,好厉害哦,那我就来一杯意式浓缩。”“好的。”过了一会,段宇泽就端着一杯意式浓缩走了过来,说道:“请慢用。”“嗯呢,好的”宫千雅笑着回答道。又聊了几句,段宇泽说自己要是再不过去帮忙就要被被骂了,而宫千雅也只好让他走,去接待其他顾客,在喝完这杯咖啡后,宫千雅冲着段宇泽笑着打招呼,然后打伞离开了这里。
但是过了一会,安悦也来到了这里,推开门,也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而段宇泽也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你好,要点什么?“”哈哈,怎么是你?我这几天都没怎么看见你。“”我来这里做兼职了。“”那你留个联系方式,要不然以后找你好麻烦。“”好吧。“说罢,两个人留了手机号码和line。
“那么,你要点些什么?“”我来一杯热巧克力吧。“”嗯,好的,学姐,你稍微等一下。“过了一会儿段宇泽端着一杯热巧克力走了过来,”学姐,请慢用。“”等一下,我再来一杯热牛奶。“”额,好的,你稍等一下。“
过了一会儿,段宇泽端着热牛奶走了过来,“学姐,你点的热牛奶好了。“”等一下。“”怎么了?“”刚才点的热巧克力好像有点凉了“”没事,我再去取一杯。“”不用了,你喝了吧。“”不行哎,被看见了就不太好了。“”没事的,就当成我请你喝的,你要是不喝,我就投诉你·服务态度不好。“”别投诉啊,我好不容易才找的,我喝,我喝就是了。“说罢,段宇泽便端起来一饮而尽。
“好喝吗?”“还好。”“现在外面下雨了。你带伞了吗,带了的话给我用用,一会儿回来还你。带了吗?”“带……带了,你等一下。”说吧,段宇泽走进了员工休息室,拿了把雨伞递给她,而安悦顺手就接了过来。“谢了。”“哎,那个,你可别忘了要还我啊。”哎呀,知道了,拜拜。”说罢,安悦撑开伞,走了出去。
“阿泽还不走?到下班的点了。”“额,我知道,但是有点事情。”“那好吧,注意点时间,别太晚了。”“嗯,我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段宇泽感觉有点头晕,可能是刚才喝的热巧克力的缘由,实在不行了,就直接找老板说自己要下班了,而老板也没有说什么,叫他打了卡就直接就可以走了。
走在大街上,段宇泽裹紧了衣服,朝着租住的公寓跌跌撞撞的走着,心里想到,就算自己有伞怕是也没有办法打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抱歉,我来晚了,你没事吧。”段宇泽揉了揉疲惫的眼睛,抬起眼皮,认出来眼前的安悦学姐正坐在一辆红色法拉利458里面。“学姐,是你,把伞给我,我要回去了。”“算了吧,我看你的样子回去有点困难。”“不了,不麻烦学姐了。”“跟我还客气什么,来吧。”“那好吧。麻烦你了,学姐。”而安悦也已经下了车,搀扶着段宇泽走过来,而段宇泽几近瘫倒般进了车里,安悦又过来帮他系好安全带,问到:“那杯热巧克力感觉怎么样?”“没,没什么感觉。”“嗯,我现在就送你回去。”那辆法拉利458在轰鸣声中疾驰而去。
“到了,我送你上去吧。”“不了,不给学姐添麻烦了,我自己上去就好了。”“哎呀,我都到这里了,你还不叫我上去坐坐。真是的,太讨厌了。”“那,那好吧。学姐,请你上去坐坐。”“嗯,这才像话嘛,好的,我就到贵府浅憩片刻。”安悦把段宇泽从车里搀起来,笑着说道。
用钥匙打开门,段宇泽仿佛用尽了最后的力气,说道:“好累,我没有力气了。”便跌倒在玄关处。“哎哎哎,别在这里睡觉,我搀你去里面,哎呀,你真的好重。”
段宇泽进来了之后,拉过来枕头和被子便要睡去,而安悦一把搂住他,问到:“段宇泽,你觉得我怎么样?”“额,谢谢学姐百忙之中抽出时间送我回家。”“不是,你不是说你没有女朋友吗,你觉得我怎么样?”“仔细想想,学姐挺好看的,脾气还这么好应该很受欢迎。”“你怎么想的呢,我想听听你的想法,快点,我想听。”“我,我觉得我配不上学姐,没,没往这方面考虑过。”“哎呀,我不想听你解释,我就想知道你的想法。”“我,我……”“你快说呀!”“我挺喜欢你的。”“嗯呢,我也喜欢你。”安悦拉开了被子,开始解开段宇泽的衬衣,并说道:“让我们加深一下对彼此的了解。”“学姐,你要干嘛。”段宇泽尽力挣扎着,但是根本使不上力气。“哎呀,别动了,乖乖的听话。当初老爸的公司里有人打电话过来说有一个叫段宇泽的过来当兼职生,我不敢确定是不是你,后来叫他们查了一下,确定是你,我就叫他们随便走个流程,把你招进来,不然你以为你怎么会这么顺利的拿下这份兼职工作。当初在学校里,我就觉得你可爱极了,后来又在图书馆遇见了熟睡的你,我就装成看书的样子盯着你看了好久,可能我们真的有老天爷冥冥之中给我们安排好的缘分。我讨厌那个宫千雅,她仗着自己老爸是个外交官,就装出来一副清纯可爱的样子接近你,恶心我,我烦她好久了,她家不过是在政府部门里面吃得开罢了,但是可没有我家有钱。告诉你个秘密,我们导师的好多项目,都是因为我的缘故,不然他凭什么拿下这么多值钱的项目。今天问好了他们说你今天要过来兼职,没办法就只好在热巧克力里面加了点东西,但是我没想到你这么听话,一用兼职工作威胁你,你就乖乖的全部喝掉了,省了我后面好多手段。来,乖乖听话,记住,我喜欢的,就是我想要的,是我一定可以得到的,也只能是我的,旁人休想跟我抢。”“别这样,学姐,我现在真的没有力气。”“哎呀,不行啊,好不容易制造的机会,稍纵即逝。”“学姐,你先让我休息一下,我答应你,我听你的,你先让我缓一下,我现在真的很难受。”“那好吧,看你这么难受,我也于心不忍,我先去洗澡,乖乖等我哦,不要搞小动作。”“好的,学姐,我一定听你的话。”“嗯呢,那一会见咯,我的宝贝。”
过了一会儿,安悦裹着浴袍,用毛巾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你家浴室的热水器真的难用,害我调了好久的水温。真听话,还在乖乖的等我,不过话说你还是因为药物的原因没有了力气呢?“说罢,安悦掀开被子,搂住了段宇泽。”学姐,我还是没有力气,好累。“”抱歉啊,第一次用这个药,没什么经验,剂量好像有点过头了。“”唉,好吧好吧,我也有点累了,先歇会。“安悦搂着段宇泽,两人沉沉的睡了过去。
“嗯,你醒了。““我感觉我睡了好久。”“那个药还蛮不赖的,也就睡了三个多小时。你家冰箱里好空哦,都没有什么存货,我出去买了点东西,一起来吃点吧。说起来,外面下雨好冷啊。”“学姐,不要一直摸我的头了,男生的不能被别人摸。”“抱歉,我可能对你还是不太了解,你不喜欢这样子吗?”“其实也还好了。”“那就是说可以喽。”安悦笑着,并且又摸了几下。“睡了好久·,有点口渴了。”段宇泽说着就要从安悦的怀里挣扎着站起来,而安悦却眼疾手快的一把按住了他。“没事我来喂喂你。”“不用,真的不用,呜呜呜……”
良久……
“还喝吗?”“不,不用了”段宇泽红着脸回答道。“来吧,快起来吃吧,待会怕是要凉了。”“嗯,好的。”“来来来,多吃点这个,很好吃的,我喂你,张嘴,啊~”“谢谢学姐。”“还叫学姐?叫我悦儿。”“好,好的,悦儿。“”嘻嘻,再吃点这个。“”不用了,学姐不要再往我嘴里面塞了。“”哎呀,再多吃一点嘛,这个,还有这个……“
“学姐,你先歇会儿,我去收拾一下。“”不要,我也要去帮忙。“”那好吧,学姐,你就刷这几个盘子就好了,抹上一点洗洁精。“”哎呀,这么简单,我知道了。““刷完这几个——”一阵清脆的响声打断了他的话。“宇泽,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没事的,我不怪学姐,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来收拾一下,学姐你去歇会。”安悦只能灰溜溜的坐在一边,看着段宇泽把碎瓷片收起来倒在了垃圾桶里面。然后段宇泽又开始刷起来了盘子,这时安悦默默的走了过来,从后面紧紧的抱着段宇泽:“宇泽,我错了,你不要生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没有啊,我没有怪学姐,今天和学姐吃了好多好吃的,我还很开心呢。”“你,你真的没有生气?”“没有,真的没有啦。我发誓,我绝对没有生学姐的气,要不然我出门就——”“你不要说这种话,我相信你。”安悦捂住了他的嘴,笑着说道。
“好累,终于收拾完了,出了一身汗,学姐你看会电视。”“你要去哪里?”“我哪里也不去,外面还在下雨,我就去洗个澡。“”啊啊,我也要。“”别了吧,学姐,你不要进来了,求你了。“”求我?切,要是你真的不想,干脆就锁上好了,干嘛还求我。“”我没多少钱,租的这个公寓不是很好,锁之前就坏了,修起来还要报修,好麻烦的,就耽误了好久。“”好吧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好的。“
怎么可能!
段宇泽进了浴室脱了衣服,一边放着洗澡水一边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如放电影般在脑海里闪过,忽然感到了一阵的迷茫与彷徨。放好了洗澡水,段宇泽缓缓的坐了进去,恍惚之间有点心力交猝。
“我来啦。“安悦冲了进来脱光了衣服的她宛如一条鲤鱼跳进了浴缸里,吓了段宇泽一跳。
“哎呀,学姐,你怎么说话不算话,你都……“”抱歉了,但是真的,我……“
气氛尴尬了良久……
“我,我来帮你洗一下后背。“安悦红着脸,说道。”这不太好吧。“”有什么不好的,真是的,你都答应我了,你不要这么畏畏缩缩的。“”那,有劳了。“
说着,段宇泽把后背慢慢的转了过来。
“你后背这里为什么这么白,和其他地方的肤色不太一样哎!“”那个是因为我小时侯把暖壶从桌子上扒倒了,里面的内胆碎掉了,热水流了出来洒在了我的身上,就被烫伤了。后来去医院换药,医生每次都是要用镊子把息肉与烂皮撕掉,慢慢的长成了现在的样子。其实——“安悦从后面突然又抱住了段宇泽,而段宇泽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打断了正在说的话。
“前面呢?“”前面也有。“”转过来,让我看看吧。“”其实也还好啦,你看,就还有这里,还有这里,可以看出来,不太明——“安悦直冲冲的扑在了段宇泽的怀里,两人的身体赤裸裸的紧贴在了一起,沉默,沉默,许久的沉默。
“学姐,我……“”别说了。“安悦抽出手,用食指从段宇泽的额头上滑下来,划过鼻梁,轻轻的抵在他的嘴唇上。”不要在乎许多。让我把时间交付与你,让过去不再空虚,让未来不再无趣。“
……
“你醒了。真能睡啊你,睡到现在。不过现在应该恢复的差不多了吧。“”嗯,好点了。“”不过,没想到你昨天晚上真的是……“”哎呀学姐,不要说了。“”好啦好啦,你看你,随便说说,你就害羞的又脸红了。好了,我还有点事,没办法陪你了,再见。“”嗯,再见。“段宇泽说罢,刚刚要坐起来,但是安悦突然走了过来,又把他按倒,亲了上去,而且,伸出了舌头。
“我走了,“安悦用手指抹了抹嘴,”我不在的时候,要乖乖听话呦。“”嗯,学姐再见。“
段宇泽在安悦走了之后,靠着窗子盯着外面发着呆,然后就一边吃东西一边做自己的课题作业。
随着life’s good的铃声响起,段宇泽醒了过来,看了看手机,周一了,又要去学校了。
段宇泽起来之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吃过早饭,带着东西就向学校赶去。
“段宇泽,你好呀,真巧,我们又遇见了。“一边走路,一边低头发呆的段宇泽被这突如其来的打招呼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正是宫千雅。”你好,宫千雅,我今天要去上课然后再去实验室看看。“”好巧啊,我也是,我们一起去吧,好久没有看到你了。我还要向你请教好几个问题,之前课堂上的内容还是不太清楚,帮帮我,求求你了。“”额,好的,我尽力。“”你真好。“”快点去吧,不然就要迟到了。咦——“”怎么了,段宇泽,有什么不对劲的吗?“”总感觉周围有人盯着我,算了,可能是我多虑了,走吧。“段宇泽说罢向四周看了看,然后和宫千雅向着教学楼走去。
“谢谢你呀,要不是刚才你帮我解围,被老师提问的时候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哈哈,没什么,快点去实验室吧。““嗯呢。“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进入了实验室,但是,眼尖的段宇泽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之中的安悦,然后不动声色的低着头走向自己的位置,而宫千雅一看这样,虽不明所以,也只好默默地走开来到了自己的位置。
但是两个人的位置就隔了一个人,就是他们小组的组长,宫千雅直接的走了过去,而段宇泽装模作样的绕了一大圈才坐了下来。
终于挨到了中午。
“段宇泽,我们去吃午饭吧,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菜品。“”好啊,还有,这是你上次请我吃饭的钱,还给你,我觉得还是AA比较好。“”哎呀,不用了,这没什么。“”你还是收下吧,其实——“”段宇泽,我找你要的数据怎么还没有弄好,我很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安悦学姐走了过来,手搭在段宇泽的肩膀上说道。”宫千雅,段宇泽还有点事情,怕是不能和你一起去了,对吧。“安悦对段宇泽笑着说道。”额,是的,宫千雅你先走吧,我还有点事情,刚刚想起来。“”那,好吧,再见了。“说罢,宫千雅收拾好东西,走了出去。
而段宇泽就一直忙碌着,直到偌大的实验室里就剩下了他和安悦。
“学姐,你看一下,这样就——”安悦把胳膊搭在了段宇泽的肩膀上,从后面紧紧的抱着他。“没想到,你还是真的不乖啊,她一叫你,你就又要过去了,而且早上的时候,你俩就在一块儿吧,看来需要严加防范才行呢。”“学姐,你听我解释,她之前请我吃了一顿饭,我当时钱不太够了,现在我只是想把钱还给她而已,绝对没有动其他的歪心思。学姐,你要相信我。”“相信你?那你怎么解释身上的味道,我在你家里可没有看到香水。”“我们在上课的时候坐一起了,她要找我问问题而已。”“哦,你俩坐在一起这么久了,真让我羡慕。”“学姐,我……”“站起来!”段宇泽站了起来,而安悦摘下来了他的挂在脖子上的学生卡,用吊绳把他的双手捆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按在墙上。“学姐,我……”“闭嘴!”两人吻在了一起。
“舒服了?走,跟我去外面吃饭。”“现在吗?”“对呀。再耽误就要到吃晚饭的时间了,然后去你家洗个澡。”“什,什么意思?”“我要用漂白剂擦一擦画布上的污渍,擦干净了再画上我想要的图案,涂上我想要的颜色,最后再签上我的签名。”“学姐,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啊,你先松开我,我会走路的,不要一直拉着我。”
“我们去食堂吃吧,现在还应该有饭。”“不要,我想出去吃,学校里面没什么想吃的。好了,你不要担心,我请你吃饭。”“可是……”“哎呀,不要再说了我开车带你去。”
“学姐,我觉得我好像有点太显眼了,你的车子太引人注目了,而且我还在你旁边。”“嘻嘻,难道你不喜欢嘛,我可不相信有不喜欢法拉利的男孩子,以后借你开开玩。对了,你喜欢吃什么?”“我,我都行。”“算了,带你去wasa好了还好我之前有定位子。”
到达wasa之后,停好了车子二人便上了楼,来到预定的位子坐了下来。“你喜欢吃什么?自己点点看。”“我,我都行。”“好吧,我来吧。鸡肉煎饺,鱼蟹春卷,鱼子酱米粉,皮蛋豆腐,糖醋虾仁。你看看还有什么其他想要的吗?”“没了没了,可以了。”
吃过饭,段宇泽打算回去了,而安悦却说道:“吃饱了我们去转转银座,给你买几件衣服穿,天天就穿这几件也不像样子。”
买好了衣服,二人便来到了段宇泽的公寓。
“今天让学姐破费了,几乎是买了一年的衣服。”“这有什么,以后你的样子就是我的脸面,可要给我长点面子。”“谢谢学姐。”“好了好了,快去洗澡,然后就睡觉吧。我也累了,好困啊。今天晚上就在这里睡了,我不回去了,多陪陪你,不然又要被抢走了。”
二人的快乐持续了四个月左右。
之后的一个早上。
“嗯,学姐,你醒了?”“嗯,又把你弄醒了,没办法,就是爱摸你的头,之前你那么抗拒,现在又这么温顺。”“哎呀,学姐,不要说了。”“你呀,一说你,又往我怀里面钻。对了今天你好好收拾一下。我打算让你见见我爸爸。”“额,有点害怕,不知道会怎么样。”“哎呀,放宽心。”“那我要是没有被你爸爸认可,怎么办?我们是不是就要分开了?”“也不一定吧,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我的钱都是我爸给的,我也要听他的话。”“那好吧,我努努力试试看。”
“怎么样怎么样?”“抱歉,我爸好像对你不太满意。”“那好吧,我不会再打扰你了,学姐。”“那我们就算暂时分手了吧,你没事吧。”“是我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要和学姐在一起。”“你不要这样说,以后我还会找你的。“”我还有些事情,先走了。“”我送你回去。“”不用了。“
段宇泽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想起来今天还要去咖啡店工作,就又急忙向那里赶过去。
在端咖啡的时候,段宇泽有点心不在焉,一不小心就把咖啡洒在了客人的衣服上,在忍受了一段打骂和赔礼道歉,已经进行现金补偿,那个客人终于愿意息事宁人,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而到了下班的时间,段宇泽也打了卡,又失魂落魄的回到了租房的地方,
睡了一会的段宇泽被一阵门铃声吵醒,他以为门外的是安悦学姐,正在犹豫怎么面对她,没成想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段宇泽,我来还你笔记,还要再问你点问题。“”是你吗,宫千雅?“”嗯,是我啊。“听到了这个声音的段宇泽突然心底多了一阵莫名的欣喜。打开了门锁和褡裢,宫千雅走了进来。”之前借你的笔记在学校里忘了还你了,本来想去你兼职的地方找你,结果老板说你下班就走了,然后要到了你的地址就过来找你了。“”嗯,没事的,明天再还我也可以,不着急。“”而且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问你。“”抱歉,我现在状态不好。““那等会再看,我还买了蛋糕,你过来吃一点吧。”“哎呀,不要再来烦我了,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很开心吗?”说罢,段宇泽重重的推了宫千雅,而宫千雅没注意,后仰着摔在了地上,而手里的蛋糕,也变了形状,此时此刻,宫千雅委屈的哭了出来,并说道:“我,我没有恶意。我去了咖啡馆之后,本来要还你笔记的,然后听到了他们说你的事情,然后我有点担心你的情况,就在路上买了草莓蛋糕来看看你。我真的害怕你出了什么意外,我就过来看看你怎么样了,我真的没有恶意。”此时,哭的梨花带雨的宫千雅使得段宇泽内心的怜悯之心陡然而起,也慢慢的清醒了一点。“抱歉,我知道我刚才的情绪很不好,这一切都不怪你,我知道你很委屈,但是我真的——”段宇泽倚着墙壁,但是使不上力气,脚底也在打滑,终于坐在地上,哭了出来。这时的宫千雅爬了过来,把段宇泽的脑袋搂进怀里,说道:“我们认识了这么久,应该也算是好朋友了吧,我愿意倾听你的泣诉,如果能够让你舒服一点的话,就哭出来吧,大声点,不用对我遮遮掩掩。“而段宇泽没有说什么,只是把宫千雅搂的很紧很紧……
过了一会儿,段宇泽哭的小声了一点,然后松开了宫千雅,把那个装着蛋糕的盒子打开,看着里面不太成形的蛋糕说道:“来吃蛋糕吧。”而宫千雅也说道:“我们去桌炉那边吧。”然后宫千雅一手托着蛋糕,一手牵着段宇泽的手,来到了桌炉,然后把蛋糕放在桌子上,然后用勺子挖起一块蛋糕,说道:“都怪你,把蛋糕弄坏了,第一口要罚你来吃。”说罢便举着勺子喂给段宇泽吃,而段宇泽虽然脸上还有泪痕,但是却笑着吃了下去,并且说道:“嗯呢,真好吃。”段宇泽也拿着勺子,挖了一口蛋糕给宫千雅吃,宫千雅也笑着吃了下去。
到了晚饭的时候,宫千雅就简简单单利用了一下冰箱里的食材,炒了西兰花,青椒,还做了煎蛋卷。
吃过晚饭,段宇泽给宫千雅讲了几道题,然后就一直在看书,宫千雅也没有打扰他,就自己接着写作业。过了一会儿,宫千雅想站起来放松一下,但是却发现段宇泽已经趴在桌子上酣睡许久,只好无奈的笑着,然后找出来薄被,披在段宇泽的身上,自己也披着衣服在桌子上睡着。
第二天,段宇泽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而身子上的被子也滑落下来,未能顾及到宫千雅,就赶忙去开门。开门后看见的是一个警察,说要进屋搜查,理由是附近发生了盗窃案,要进屋看看。但是段宇泽知道这是对国外留学生的把戏,因为只要他进去,就会被搜出来违禁品,然后要交一大堆罚款才能够让自己置身事外,只好阻挡他,并且竭力的解释。此时宫千雅被说话的声音吵醒,走了过来,然后便明白了事情的缘由,便对着那个警察说道:“我是宫千雅,昨天晚上一直在这里,这是我男朋友,我们没有看到盗窃犯,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如果你再纠缠不放,我只好和我爸爸说一下,警察厅的人故意为难我,到时候你的领导应该会为了自己把你供出来吧,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你应该比我清楚。”说罢,那个警察敬了礼,弯腰鞠躬道歉之后就匆忙离开了。
关上门,段宇泽呆呆的望着宫千雅,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而宫千雅则走过来,抱住了他,贴在他的胸口说道:“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我的想法,不要再让我苦等了。“段宇泽也紧紧地抱住了宫千雅,说道:”我知道了。“
两个人幸福的在一起了,而且,四个多月。
今天到了段宇泽的生日,段宇泽陪着宫千雅一起到了学校,两个人约好了晚上到段宇泽家里来庆祝生日。
晚上,段宇泽回去之后就在做饭,打算等宫千雅回来后就一起吃饭。
但是,饭菜做好之后,等了好久,门铃还是一声不响。过了一会儿,手机响了,接通之后是熟悉的声音,“抱歉,段宇泽,我,我已经推了好多事情,想早点回去陪你。但是组里面突然多了好多任务,我可能要晚点回去。”“没事的,我还在准备,不着急。”“抱歉,要让你等这么久,但是你放心,我忙完了一定会赶紧赶回去的。”“嗯,我等你回来。”
挂掉了电话的段宇泽只好趴在桌子上,眼神空洞的望着那些饭菜发呆。
然而在约二十分钟过后,门铃却响了起来,段宇泽心里想道:不是说有好多事情,怎么会这么快就回来了?但是转念一想,或许是宫千雅打算给自己一个惊喜,想到这,段宇泽连忙站起来,冲到门那边,一边开门一边说道:“我等你好久了,饭都做好了,你快点进来,我们一起吃饭吧。”
“呦,这么热情呢。“”安悦学姐,怎么是你?“”是我,怎么了,不欢迎吗?我记得今天是你的生日,你看,我还给你买了蛋糕。“说着,安悦便直接走了进来,把蛋糕放在桌子上,说道:”嗯,和以前差不多,没怎么动嘛。““学姐,我今天还有点事情。”“我知道呀,所以我这不是过来给你过生日嘛。”“谢谢你,但是我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而且我女朋友就要回来了,你快点走吧,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怎么,赶我走?是,我们是分了,但是也只是当时而已,而且,那是我爸爸的意思,我可没有这样说,现在他出国了,暂时管不了我。放心,我把好多的实验任务留给了宫千雅,她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的,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是……”“不要可是了,我还给你买了衣服,照着以前的尺码,你快试试合不合身。”“你不要这样了,学姐,我们真的已经结束了。”“那你还穿着我以前给你买的衣服,怎么,她没有给你买过吗,而且,她也不知道是我给你买的衣服吧,那你说我要不要告诉她一下。”“别,不用了。”“那你快点试试我新给你买的衣服,看看喜不喜欢。”“那好,我去屋里面换一下。”“就在这里换,我又不是没见过。”
“怎么样,喜欢吗,和我身上的是情侣款。对了来吃蛋糕吧,尝尝看。”“味道还好吧。”“嗯,是之前经常买的那一家。你还做了饭,我尝尝看,嗯比以前进步了,看来没少下功夫。好啦,陪我去散散步吧,就像往常一样,愿意吗?”“我,我愿意,但是你不要和宫千雅讲。”“好啦,听话就好”
二人下了楼,走了二十多分钟后,安悦说道:“嗯,今天这样就差不多了,抱我一下,然后你就可以回去了。”段宇泽听到后,迟疑了一下,急忙抱住了安悦,顿了一下,然后就松开了,飞快的逃了回去。
回去之后的段宇泽依旧心跳的不行,久久不能平复。
过来一会门铃又响了起来。
“你是谁?”段宇泽大声喊道。“是我,宫千雅,抱歉,我忙完了之后又去买了点酒,结果就回来晚了。“说罢,段宇泽打开了门,抱住了宫千雅:”你回来的好晚。““抱歉,宝贝,我知道我让你担心了,以后我不会再忙到这么晚了。好了,快点进去吧。“两人进了屋。
“你买蛋糕了,原来你都切好了,是给我的吗?“”那个,额,是,你快尝尝。“”嗯,挺好吃的,不便宜吧。“”还好啦,我还做了点饭,你尝尝看。“”嗯。好吃,你的厨艺越来越好了。“”嗯,你喜欢就好。““你也快点来吃,别成了给我过生日了。来来来,喝点酒。”“可是,我不太会喝酒。”“哎呀,没事的。和我在一起还有什么好拘束的,来,喝!”
“宫千雅,差不多了,要收拾一下了,而且,我真的喝不下去了。”“别呀,来喝。”说着,宫千雅端着酒,摇摇晃晃的来到了段宇泽的面前,“再来,还接着喝。”“宫千雅,你醉了,别喝了。”“没,没有,我,我还能喝,嘻嘻。段宇泽,你喜不喜欢我。”“我,我喜欢。你真的不能喝了,快点歇一歇吧。”“嘻嘻,不——要,你,你说,你爱不爱我。”“我爱你,只爱你,好啦,快去休息吧,我还要收拾一下。”“啊呦,不着急,”宫千雅把酒放在桌子上,扑倒了段宇泽,解开了他的上衣,“我们先放松一下,都好久了”
决堤的 ,洪水……
而后的段宇泽积极的躲着安悦,尽量的和宫千雅呆在一起,而宫千雅除了欣喜,没有察觉到异样。
后来两个人保持着,慢慢的两个人到了毕业的时候,本来段宇泽打算就继续学习,但是宫千雅说自己不想读下去了,也做了结业的计划,也只好就此作罢。
段宇泽也和宫千雅说自己并不打算呆在这里,而是回国发展。宫千雅也愿意陪他回去,放弃自己在这里的一切。
二人回了国,结了婚,段宇泽和宫千雅在研究所里工作,日子过得平淡且温馨,也有了很多积蓄,就在远离闹市的郊区盖起来了一栋别墅,家里雇了保姆,为了管家,又雇了一个叫张叔的管家。
张叔当时上完了大学,就去当了兵,但是退伍回来之后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后来在路边遇到地痞无赖,被戏耍一番恼羞成怒,结果犯下了大案,好在在里面的时候认真改造,积极配合,终获了减刑,放了出来。

纯虚构,主要是因为疫情在家里闲的难受,应该算开了个小头,没写完,有机会以后填坑
图片与内容无关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ADMIN_Chris
管理员
2023年3月15日 上午9:21

这是我能看的爽文吗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zh_CN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