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开头,评论区各位补出经过和结尾。

规则:

1、不当特别明显的炸弹人

2、开头中的要素与现实无关,只是一个符号,设定随便加。

本周的地点、人名、物件:滑雪场、谷圣、馅饼

一个明朗的晴天,滑雪场上空万里无云。空中划过了一道人影,一阵闪转腾挪之后稳稳落地,然后顺着雪道缓缓滑下。待那人摘下雪镜,仔细一看,竟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

这女孩生得好生俊俏。一双大眼四处张望,散发着纯真的眼神;四肢虽然略显纤细,但从刚才的动作来看,爆发力十足;身穿一身红白配色的滑雪装备,胸口好像是绣着一面旗帜,但不知是什么内容。

女孩从雪场里走出,”喂——“,我叫住她,她没回头,我又叫了她,”这里——“,这回她回头了,却是一副不耐烦的神情,”你哪位啊?是来要签名的吗?“

我回答道:”我就一卖馅饼的,我看你训练了一上午,又看到你像是什么国家队的,还会说中文,就寻思送两个馅饼,要是吃了觉得好吃就帮我宣传一下。“

5.24更新

小女孩瞪大了双眼,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的感觉,她心怀感激的说:“无功不受禄,今我无恩与你,你却以重礼待我,来日必将涌泉相报。”说罢掩面痛哭,用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自己。
不一会,她接过了我送来的饼,向前走了一步,接下来,脱下了外套,护具,眼中似有一团火在燃烧,那是迷情的神色。我今年二十有六,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怎能看的了这个,急忙欲伸手阻止,口齿不清的说到“姑,姑娘,你这是做什么呀,”这时女孩一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眼中暗含桃色,缓缓地张开了嘴,悠悠的说:

We’re no strangers to love
You know the rules and so do I
A full commitment’s what I’m thinking of
You wouldn’t get this from any other guy
I just wanna tell you how I’m feeling
Gotta make you understand~

 “never gonna give you up……(译:永远都不放弃你)”
  我见她摇手抖腿,唱跳结合,忙摆手叫住她,说:“停停停,所以你在这儿又说又跳的,整那么多,原来就一骗子啊?”
  “我哪儿骗啦!”女孩皱眉,特骄傲地挺胸,比起大拇指,“我爱吃馅饼这事儿,那可都是媒体认证,我光明正大!”
  “嚯,爱吃馅饼他们也能认证?”我挠挠头,对这事儿挺不理解。
  “怎么不能!”
  我扯了扯嘴角,道:“那我问你,就给你俩馅饼吃,能认证出个啥?”
  “这简单,早认证出了,他们说我爱你的家。”女孩眉飞色舞。
  “那不废话,你白扔给狗一包子,狗都会冲你叫两声呢,那这能叫爱?”
  女孩耸耸肩,特无辜地说:“你骂人干嘛,这又不是我说的,这都他们说的。”
  “啧!”
  “而且再说,虽然我可能不爱你家,但你家肯定爱我呀。”
  “这倒是,这几天临走前你是收了不少饼……”我愣了一下,看着女孩说:“等等,那不对啊,馅饼都是我做的啊,你收了我的饼,他们爱你干嘛?”
女孩眨巴眨巴,歪歪头,爱莫能助的表情。

5.26更新

时间已经不早了,滑雪场上的人也多了一些。
我和她的对话并没有多少人关注,但是路过的运动员们偶尔瞟来的余光似乎在告诉我她的身份并不简单。
“喂,我的饼吃完了”
她突然出声打断了我的思考,
我低下头,才想起来手中放着略带着她体温的护具和外套,
似乎想起来了什么,她活泼的脸庞上升起一抹红晕
也许是冻的吧,一边想着,一边将护具和外套给她
她似乎沉浸在她的想法里,看了我一眼便默默的将它们一一穿回
她的眼神让我有一种似乎懂了,又没懂得意思
我思考着,却也让我们之间的气氛沉默起来

正当我不知道如何打破沉默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游客中心传来有人惊叫的声音,
“快来人啊,救命啊!”
女孩把咬了一半的饼胡乱的塞进口袋里,踩上滑雪板冲了过去,我也连忙跟上。
走近一看,游客中心的一间休息室里,一个女人侧躺在地上,身上还穿着滑雪服,滑雪服下有血渗出来,血一直流到墙角的下水口里。休息室门外围了几个游客窃窃私语,都想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一个滑雪场的教练走过来,摸了摸女人的脖子,“没……没有脉搏,为什么……”
旁边一个男人绝望的跪下,嘴里念着“老婆”,又忽然跳起来,冲过来一把揪住教练的领子大喊:
“都是你,都是你害的!她是我老婆,我教她滑雪碍着你什么事了!我都说了我不是私教,你还没完没了,要不是咱俩出去吵这个,把我老婆独自留下,又怎么会出这种事!……”
正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男人身上的时候,女孩溜进了休息室,戴上滑雪手套,查看起女人的身体来。
“你在干什么,这不能随便动!”我连忙跟上去。
“你身上有包馅饼用的牛皮纸吧,拿一张干净的给我”女孩不理我说的话,继续查看女人的情况。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9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Tiynhle
成员
2022年5月27日 am9:06

这里也要rickroll?离谱欸

Tiynhle
成员
回复给  Tiynhle
2022年5月27日 am9:07

网卡了,初次使用,不好意思水了一楼,抱歉。。。。

Tiynhle
成员
2022年5月27日 am9:06

不至于连这地方都要rickroll一下吧

Greyson
Greyson
成员
2022年5月24日 am10:10

正当我不知道如何打破沉默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游客中心传来有人惊叫的声音,
“快来人啊,救命啊!”
女孩把咬了一半的饼胡乱的塞进口袋里,踩上滑雪板冲了过去,我也连忙跟上。
走近一看,游客中心的一间休息室里,一个女人侧躺在地上,身上还穿着滑雪服,滑雪服下有血渗出来,血一直流到墙角的下水口里。休息室门外围了几个游客窃窃私语,都想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一个滑雪场的教练走过来,摸了摸女人的脖子,“没……没有脉搏,为什么……”
旁边一个男人绝望的跪下,嘴里念着“老婆”,又忽然跳起来,冲过来一把揪住教练的领子大喊:
“都是你,都是你害的!她是我老婆,我教她滑雪碍着你什么事了!我都说了我不是私教,你还没完没了,要不是咱俩出去吵这个,把我老婆独自留下,又怎么会出这种事!……”
正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男人身上的时候,女孩溜进了休息室,戴上滑雪手套,查看起女人的身体来。
“你在干什么,这不能随便动!”我连忙跟上去。
“你身上有包馅饼用的牛皮纸吧,拿一张干净的给我”女孩不理我说的话,继续查看女人的情况。

kshin
成员
回复给  Greyson
2022年5月24日 am10:18

好家伙,柯南来了吧

kshin
成员
2022年5月24日 am10:01

时间已经不早了,滑雪场上的人也多了一些。
我和她的对话并没有多少人关注,但是路过的运动员们偶尔瞟来的余光似乎在告诉我她的身份并不简单。
“喂,我的饼吃完了”
她突然出声打断了我的思考,
我低下头,才想起来手中放着略带着她体温的护具和外套,
似乎想起来了什么,她活泼的脸庞上升起一抹红晕
也许是冻的吧,一边想着,一边将护具和外套给她
她似乎沉浸在她的想法里,看了我一眼便默默的将它们一一穿回
她的眼神让我有一种似乎懂了,又没懂得意思
我思考着,却也让我们之间的气氛沉默起来

WarlCa
WarlCa
成员
2022年5月24日 am6:14

  “never gonna give you up......(译:永远都不放弃你)”
  我见她摇手抖腿,唱跳结合,忙摆手叫住她,说:“停停停,所以你在这儿又说又跳的,整那么多,原来就一骗子啊?”
  “我哪儿骗啦!”女孩皱眉,特骄傲地挺胸,比起大拇指,“我爱吃馅饼这事儿,那可都是媒体认证,我光明正大!”
  “嚯,爱吃馅饼他们也能认证?”我挠挠头,对这事儿挺不理解。
  “怎么不能!”
  我扯了扯嘴角,道:“那我问你,就给你俩馅饼吃,能认证出个啥?”
  “这简单,早认证出了,他们说我爱你的家。”女孩眉飞色舞。
  “那不废话,你白扔给狗一包子,狗都会冲你叫两声呢,那这能叫爱?”
  女孩耸耸肩,特无辜地说:“你骂人干嘛,这又不是我说的,这都他们说的。”
  “啧!”
  “而且再说,虽然我可能不爱你家,但你家肯定爱我呀。”
  “这倒是,这几天临走前你是收了不少饼......”我愣了一下,看着女孩说:“等等,那不对啊,馅饼都是我做的啊,你收了我的饼,他们爱你干嘛?”
女孩眨巴眨巴,歪歪头,爱莫能助的表情。

 

  

Tower
成员
2022年5月24日 am2:36

小女孩瞪大了双眼,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的感觉,她心怀感激的说:“无功不受禄,今我无恩与你,你却以重礼待我,来日必将涌泉相报。”说罢掩面痛哭,用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自己。
不一会,她接过了我送来的饼,向前走了一步,接下来,脱下了外套,护具,眼中似有一团火在燃烧,那是迷情的神色。我今年二十有六,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怎能看的了这个,急忙欲伸手阻止,口齿不清的说到“姑,姑娘,你这是做什么呀,”这时女孩一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眼中暗含桃色,缓缓地张开了嘴,悠悠的说:

We're no strangers to love
You know the rules and so do I
A full commitment's what I'm thinking of
You wouldn't get this from any other guy
I just wanna tell you how I'm feeling
Gotta make you understand~

dhdrzzmd
dhdrzzmd
成员
2022年5月24日 am2:25

这个是真不擅长,我是来看微小说的,底下继续哦。

9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zh_CN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