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梦中大概是12岁),在一个小镇内,隔壁还有一个小镇。小镇内有一种花叫做生灵花,这种花长的像莲花,但是有的直接长在地上,有的长在竹笋上,形态各异。

  我从家里穿着拖鞋出来玩,到了医院,把药退还给药师,然后走到隔壁的小网吧,网吧一共有两排电脑,有三台电脑坏了,网吧老板在修。

  我看到医院对面有个桌游室,他们在玩一种桌游。

  我跑到某处玩,具体过程忘记了,记得我到了一个很阴森的地方拿到了什么东西。回来的时候发现小镇下了暴雨,发生了洪水。我回家准备换上正常的鞋子。但是我到家的时候,家门打不开了,门口有一个类似于脚手架的东西,家里窗户打碎了。我准备顺着脚手架爬窗户进去。回头发现爸爸在后面,他旁边还有一个人。爸爸让我跟他走。

  我脚下的鞋子一下子就换成了运动鞋。我吐槽了,爸爸只是带着我走,我跟着。爸爸说我们的预知能力还是不如隔壁小镇,所以洪水造成的损失很大。旁边的人说我们的救灾很及时。路过生灵花田的时候,爸爸说我们的预知能力也不如生灵花。生灵花似乎是有很高的智慧的,我记得在我去拿东西的时候,生灵花全都把花瓣聚拢在一块变成了花苞,正好躲过了洪水。我顿时觉得这生灵花田有些诡异,似乎它们在看着我。

  然后爸爸带着我们去爬山。我突然发现鞋子又变成了拖鞋,我再次吐槽了,爸爸没理我。

  我们找到了一片“未受污染的湖”,另一人说好像来到了隔壁小镇。于是我们下去游泳,我潜入水下想看看水底有没有什么东西。于是我凝望着深渊,深渊漆黑一片。我回到水面,慢慢的飘回岸边。

  岸边不远处有个很大很高的床,我爬上去玩,爸爸他们两个过了一会儿才上来一起玩。突然我发现湖水边有个人,于是我们躺下了。然后我去侦查那个人,发现他快要上来了。于是我卡一个视野盲区跳下床,结果这是一个“盲眼宗师”,也就是听声辩位,我跳下来的声音被他捕捉到了。然后我虚晃了好几下,他终于还是抓到了我。

  他抓住我的手,面目狰狞地问道:“(一大段文字),会念吗?”,这时他的手指甲扣进我的指关节里,我想出声提醒爸爸这是个瞎子,但是我似乎只能说“会”或者“不会”,于是我说不会。盲眼宗师咆哮:“不会就要死!”。

  我醒了。

禁止转载——由Citric Acid发表于Satechat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1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QAQTATOuO
Member
2022年5月26日 am10:33

第一条评论

1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
en_US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