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那一刻开始,就注定我们已经输了
三十年前的今天,我们在法兰西岛签署了无条件投降条约,割让了整个法兰西共和国、非洲的所有殖民地以及英国的大部分海外殖民地,同盟国彻底输了…
夜已深,我一个人独自坐在门外的屋檐下,看着满天的星光。曾几何时我也和我的父亲坐在这烂漫的星空下望着满天繁星,诉说着各自的梦想,对未来的美好幻想;我看着身边高大的梧桐树,回望着漫山的田野,但却不曾注意到空荡孤独地我。微风吹动着树梢,发出沙沙的响声,我孤身一人坐在这茫茫的山野之中,思绪随风飘回从前。
我的父亲以前是名海员,每晚他都在这里和我诉说着老船长的梦想,他常常和我提起那个 在东亚的神秘国度-中国,也经常提起那个充满着希望的雾都-伦敦,或许他也提到那个只存在幻想中的美国。我常想:我长大以后一定要去看看。虽然去到了,但我的周围却早已物是人非,时代变了…
不知曾几何时,德国这个国家开始大篇幅的出现在了家乡的报纸上 …
16岁那年,那是平常的一天,母亲在家做着晚餐,我在丛林里一边嬉戏一边等待着父亲的归来,但那一天却在冥冥之中改变我的未来。红蜻蜓在我的身边飞来飞去,我一人坐在草丛中央做着少年的梦。我的父亲想让我去当一名律师,而我却想成为一法兰西海军,为我的祖国效力,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密集的脚步声打乱了我的思绪,我抬头看去,几名身穿灰色制服的军人正在往这里走来, 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但我知道那个方向正是德国,他们用着奇怪的语言交流着,气氛显得欢快活跃,我趴在地上透过草丛中的缝隙往那瞄去,他们开始搭建营地,为首的一名高个子军官抽出一根香烟点燃,随后便往我这个方向走来,我们距离大概20米左右,厚实的皮鞋鞋根击打在草地上,本随风飘荡的小草却改变了原本的方向,我趴在地上,汗水也不断从头皮之中渗出,而那个高个子似乎已经注意到了我的存在,他将手放到他的腰旁,似乎要取什么东西,但还未等他将东西取出便听见一道如雷贯耳的枪声响彻天际,成群的鸟似乎受到了惊吓往外飞去,飞向那遥远的北方…
开枪的人正是我的父亲,我向他的方向跑去,大喊:父亲!但这一次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张开双臂迎接,杂乱的枪声开始响起,再次睁眼,父亲已倒在了血泊之中,脸上依然浮现着看到我时的微笑,我想哭,泪如泉涌要涌出我的眼眶,但我深知我要忍着,那些家伙正在收拾着他们头儿的尸体,无暇顾及我,我再一次看了我的父亲一眼,也是最后一次。我向家跑去,飒爽的秋风迎面袭来,他们似乎注意到了我的存在,枪声四起,而我拼命的向前跑去,看到远处烟囱冒出的烟火气息,母亲仿佛向往常一样等待着做工的父亲玩耍的孩童的归来,枪声开始消停,我再次趴下,小心翼翼地查看着四周,远处马蹄声此起彼伏,那是巴黎的方向,法兰西的军队向东方驶去,我也跑回了家中,家门敞开着,我警惕了起来,透过缝隙看到家里凌乱不堪,我壮着胆走了进去,只见到母亲躺在了血泊之中,弹孔布满全身…而椅子上搭着一身灰色的制服以及一把手枪,卧室里传来沉重的打鼾声,我….沉默了,我拿着身上的衣服擦拭着研究渗出的泪水,我拿起手枪,走进了卧室,端起手枪,对准床上的那位陌生男子,那位杀死了我母亲的野蛮人,扣动了班机,随着枪声落幕,子弹打在了他的咽喉处,他也随之断气 …
夜色已深,我躺在我的床上,屋里还是熟悉的摆设,熟悉的床,熟悉的气息,只不过多了远处此起彼伏的枪声,呐喊声厮杀声,少了那远处的少女甜美的歌声,母亲讲的那美好的故事,身边那父亲的身影……

HUNTER著

Subscribe
Remind me
guest
2 Comments
内联反馈
All comments
Elysia
Elysia
User
2022年7月6日 下午7:06

二战背景吗?

cscsinger
User
2022年6月17日 下午6:30

没看明白

2
0
Looking forward to your commentsx
()
x
en_USEnglish